专业咨询:18600587381
业务邮箱:bjdingchen@sina.com
业务联系时间:9:00~17:00
医药行业专业咨询机构
医药企业转型升级服务提供商

鼎臣咨询|

“灵魂砍价”再现 高值医用耗材最高降幅达95%

时代周报采访史立臣

“灵魂砍价”再现 高值医用耗材最高降幅达95%

时代周报记者 杨佳欣

“我报9块2。”

“还是高了。”

“等我给老板打个电话。”

“给你一分钟的时间,问你们老板7块行吗?”

上述一番“灵魂砍价”的对话发生在山东省淄博市。5月30日,由当地医保局发起的“七市药械采购联盟医用耗材联合采购会”上,谈判专家与药企代表的价格谈判,再现了去年末医保目录谈判的紧张一幕。

在激烈的博弈之下,包括吸氧装置、注射器、采血针、导尿管、导尿包在内的5大类19个规格产品均有较大降幅。其中,采血针平均降幅约达50%,单品最高降幅达72%。而此次抱团砍价医用耗材,被当地媒体称为山东范围内“史上规模最大”“砍价超狠”的一次谈判。

这只是多地推行医耗带量采购的缩影,据时代周报记者不完全统计,截至目前已有浙江、河南、贵州、青海等10余个省份陆续发布了医用耗材的带量采购计划,且大多围绕高值耗材,部分地区耗材单个组件价格的最大降幅甚至可以达到95%。

而由国家医保局推动的医耗带量采购逐步扩大试点范围,也引发了外界对于医耗全国集采渐行渐近的遐想。北京鼎臣管理咨询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史立臣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全国性质的医耗带量采购一旦推开,医耗的价格还将进一步下降。

 就“高”未就“低”

时代周报记者注意到,短短一个月时间内,医保局领导已两次出席高值医用耗材集中采购相关会议。

5月初,国家医保局局长胡静林出席了天津等9省份联盟采购高值医用耗材申报信息公开大会,胡静林当时指出,希望联盟地区以本次采购为起点,将更多的质优价宜产品纳入采购范围,为全国普遍开展高值医用耗材集中带量采购探索经验。5月28日,国家医疗保障局副局长陈金甫主持召开高值医用耗材集中采购改革座谈会,听取了部分企业和协会代表意见建议。

耐人寻味的是,无论是官方表态,还是各地已公布的采购文件,都将医用耗材带量采购的视线聚焦在高值医耗上。

所谓高值医用耗材,是指直接作用于人体,对安全性有严格要求、临床使用量大、价格相对较高、群众费用负担重的医用耗材,例如人工晶体、心脏支架等;低值医用耗材则主要指医疗机构在开展医疗服务过程中经常使用的一次性卫生材料,常见的比如纱布、棉签、注射器等。

“医耗国采大概率会从高值耗材开始,高值耗材单品价格比较高但日常使用量也比较大。率先对高值耗材进行带量采购,降价空间比较大,对患者日常的实际开销作用也比较明显。”北京鼎臣医药管理咨询公司创始人史立臣说。

事实上,对于高值医耗的改革,国家早有部署。去年7月底,国办印发了《治理高值医用耗材改革方案》,明确高值医用耗材将迎来带量采购。

多地探索“联盟”模式

对比已经全国铺开的药品带量采购,医用耗材目前还处在各地区自行安排的阶段。

时代周报记者梳理多地医用耗材带量采购文件发现,目前各地医用耗材带量采购主要以多地区联盟的形式开展,例如,北京、天津、河北、吉林、辽宁等9地医保局组成京津冀及黑吉辽蒙晋鲁医用耗材联合带量采购联盟;而在省际联盟之外,还有各市之间的采购联盟,例如,淄博市医疗保障局发起的淄博、青岛等7市药械采购联盟医用耗材联合采购会。

“(医耗)带量采购目前主要还是省一级在统筹,有些行动看起来是由市牵头,但也是得到了省里的授权。”一位行业内人士透露。

“联盟”模式虽在多地频繁上演,也引发外界对医用耗材是否进入全国带量采购的猜想。但医用耗材目前并没有建立统一标准和分类,品种规格繁多,如何带量采购?

国家医保局此前曾明确表示,不会照搬4+7(药品集采)模式,还要结合高值医用耗材自身的一些特点来研究制定相应的集中带量采购方案。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的多位专家亦强调,医用耗材不同于药品,更需要在基础标准体系方面下功夫。

上述行业内人士指出,医用耗材一致性评价的问题短时间内解决不了,基础标准体系不完善,医用耗材的全国带量采购就难以完全落地。而“医用耗材一致性评价是实施带量采购的重要基础,未来需要进一步加强基础评价标准和统一编码体系。”中国医疗器械行业协会中医医疗器械专委会研究中心主任许佳锐对时代周报记者强调。

统一编码犹如医用耗材行业的“基础设施”,它的作用和药品通用名有相似之处。史立臣建议,医用耗材种类繁多,可以先将独立耗材的编码体系建立起来,未来在实践过程中再进行完善,逐步建立配套耗材的编码体系。

目前,耗材统一编码工作正在推进当中。6月5日,国家医保局发布了“关于公示医保医用耗材分类与代码数据库第二批医用耗材信息的通知”,“该动向是为加快推进统一的医保信息业务编码标准,形成全国‘通用语言’。”国家医保局方面解释称。

 企业数量或将锐减一半以上

从各地组团“砍价”的情况来看,虽整体尚且不及药品全国带量采购“出血”力度,但降价幅度也已经普遍达到20%左右。

例如,今年5月中旬,江苏省公共资源交易中心发布的高值耗材挂网价格中,巴德医疗科技(上海)有限公司的输尿管支架,价格从1092元降到50元,降幅达到95.42%;在去年安徽省的谈判议价中,骨科脊柱类材料国产品类平均降幅达50%―70%,单个组件最高降幅高达95%。

“目前的医耗价格普遍虚高。”史立臣表示,区域性联盟针对医用耗材的价格谈判,降价力度仍有限,未来一旦由国家医保局牵头进行全国性质的带量采购,医耗的价格还将进一步下降。

同是降价,药品带量采购经验提醒着市场,在价格水分不断挤出的同时,行业也将被改变。

许佳锐对此判断:“医耗带量采购全国推行,一方面可能加速进口高耗产品替代,另一方面可能倒逼企业提升创新能力。过去的发展模式是以‘营销驱动’为主,带量采购实施后可能使更多企业转向‘创新驱动’,让企业更有动力生产出性能更好、性价比更高的产品。”

据众成医械大数据平台统计,截至2019年底,国内医疗器械生产企业达1.81万家,经营企业数量超60万家。“随着行业长足发展和深入变革,以及带量采购等政策深入实施,未来经营企业数量可能减少三分之一甚至一半以上。”许佳锐说。

“这对国产高值医疗器械或是一次利好。”史立臣指出,国产和进口的高值医用耗材产品价格差异较大,目前国内市场大部分的高值耗材以进口为主,高值耗材带量采购实施后,促使国内外医耗行业整体对价格进行调整,同时,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国产高值医用耗材企业也有计划在这一过程中扩大自身的市场份额。

“但前提是生产出品质相同的产品,带量采购虽然价格有一定的下降,但品质不能下降。” 史立臣强调。



管理咨询

管理咨询

Management Consulting

热门文章

热门文章

Popular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