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咨询:18600587381
业务邮箱:bjdingchen@sina.com
业务联系时间:9:00~17:00
医药行业专业咨询机构
医药企业转型升级服务提供商

鼎臣咨询|

雪上加霜!哈药投资亏损超11亿,时代骄子日暮途穷?

中房网财经采访史立臣

近日,哈药股份发布公告,公司投资的一家美国保健品公司GNC Holdings Inc.(中文名“健安喜”),亏损超11.65亿元人民币。

据悉,哈药股份的2019年净资产为50亿左右,这一次相当于亏掉了公司的1/5。这样的投资失利对于近年来业绩连续下滑、深陷经营泥潭的哈药集团无疑是雪上加霜。

事实上,自2015年6月底年哈药股份股价到达17.2元/股的高位后,整体上已经连续下跌了近5年。

一心拥抱大健康,无奈遭遇滑铁卢

一直以来,想要重整雄风的哈药集团对扩充大健康产品线寄予厚望,而GNC更是被寄予厚望。

资料显示,GNC是一家美国保健品公司,目前在全球50余个国家和地区拥有9000余家零售门店,主要销售维他命、矿物质和草本保健品、运动营养品和减肥产品等1500余种健康产品。曾连续二十年被著名杂志评选为美国第一的营养品专业零售品牌。

2018年2月,哈药股份发布公告,认购GNC发行的可转换优先股,金额高达3亿美元。根据此次交易条款,转股完成后,哈药股份将持有GNC公司40.1%的股权,成为其单一最大股东。

截至2019年2月13日,哈药集团已经分三次累计向GNC支付2.995亿美元,用于认购其发行的299950股可转换优先股。

为何哈药股份会选择GNC?

据悉,在获哈药投资前,GNC已处于连年亏损的状态。根据哈药股份披露,GNC在2016年和2017年净利润分别亏损2.86亿元、1.49亿元,且同期净资产均为负值。

但哈药股份认为,投资GNC将有助于丰富公司的产品线,提升公司品牌形象。此外,由于优先股股息稳定,公司一方面能参与GNC的经营,同时也能获取固定收益。

值得一提的是,2019年8月,哈药集团完成混改,希望通过增资扩股的形式募集资金用于并购整合大健康企业,助力企业保持快速健康发展势头,重塑哈药集团雄风。

然而,事与愿违。

投资GNC优先股未能给哈药股份带来预期中的回报。据GNC公司2020年第一季度财报显示,由于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公司经营业绩大幅下滑。截至2020年5月6日,约40%(即1300家)位于美国和加拿大所属GNC门店暂时关闭,部分门店未来可能永久性关闭。此外,鉴于当前新冠疫情的海外局势,GNC未来仍存在业绩继续下滑的可能性。

2020年6月15日,GNC发布债务延期公告。GNC与相关贷款方达成协议,推迟未偿还部分贷款到期日至2020年6月30日。到期GNC可能面临无法再次延期的风险。由此,哈药股份将面临部分或全部应收股利无法收回的风险。

对此,行业专家史立臣表示,哈药股份投资GNC更像是为了投资而投资,并未契合其本身的实际情况,哈药股份在保健品领域不具备优势,本身并没有知名保健品产品,在运营方面也没有经验。贸然大笔资金投资一个本来就持续亏损的项目,显然是一种战略失误。

深陷经营泥潭,天之骄子没落

整体而言,哈药股份的困境并非只有投资GNC遭遇滑铁卢这么简单。

哈药集团旗下的哈药股份,是国内首家医药行业上市公司,曾被誉为时代的骄子。旗下产品“新盖中盖”、“蓝瓶盖”等电视广告成为了一代人记忆,哈药六厂的的泻痢停、护彤小儿氨酚黄那敏颗粒和钙加锌、补血口服液、新盖中盖牌高钙片、严迪感冒药以及哈药三精的葡萄糖酸钙、葡萄糖酸锌、双黄连口服液和哈药四厂的“1234胃必治”等多款产品凭借广告轰炸大火,家喻户晓。

据悉,在2010年巅峰时期,哈药集团营收达到180亿元,净利润高达11.3亿元。

然而盛极而衰。

2011年,哈药集团凡尔赛宫一样的办公环境被曝光后,引发舆论哗然。也从那时,哈药集团开始走下神坛。

2012年开始《广告法》实施,失去了广告加持,再加上限抗、医保控费、辅助用药等政策出台,哈药集团光鲜热闹之下的种种弊病也一一显现,而后又频繁陷入环保门、传销门、假药门、违规宣传等一系列负面信息之中,近年来发展急转直下。

财报显示,2017~2019年哈药集团实现归母净利润分别为4.07亿元、3.46亿元、0.56亿元,分别同比下降48.26%、14.95%、83.88%,跌跌不休。

5位高管闪辞, 混改一波三折

除了业务层面,哈药集团人才层面也发生了极大变动。

2020年6月11日,哈药集团发布公告称公司董事会收到公司副总经理高磊的辞职报告,因个人原因高磊辞去公司副总经理职务,辞职后不在公司担任其他任何职务。资料显示,高磊担任副总经理的任期为2018年9月13日至2020年10月25日。

此前两年内,哈药集团已有4位高管相继离职——

注:哈药集团近2年内离职高管

人才动荡无疑更加让这个本就在在风雨飘摇中的老牌企业的更加深陷泥潭。

为扭转局面,近年来哈药集团也不断寻求“自救”方法,不停转型。为了改变公司“重营销轻研发”的结构,摒除沉疴旧疾,哈药除加大研发投入以外,还通过外部资源寻求突破的机会。

2019年,哈药股份发布公告称,公司董事长、总经理张镇平因工作原因辞去总经理职务,保留董事长职务。同时,宣布聘任曾担任诺华中国区总裁徐海瑛为总经理。此外,据知情人士透露,目前哈药的管理层去年基本已经全换成海归,MNC背景的资深人士。

徐海瑛等高管的加盟为哈药注入了新鲜血液,也引发外界格外关注。在徐海瑛上任的第5个月后,哈药一波三折的混改之路终于落下帷幕。此前,已入股哈药集团超十年的中信资本宣布参与哈药集团新一轮混改,拟对哈药集团进行增资并取得控股股东地位,但在筹划近10个月后,哈药集团的混改事项因政策变动而终止。而因在此事上存在信披违规,哈药集团与中信资本有关责任人遭到上交所通报批评处分。

2019年8月,哈药混改终于以增资扩股形式正式完成,重庆哈珀、黑马祺航两家公司“现身”为哈药集团增资12.8亿元。据悉,哈药计划将募集所得资金用于产业整合,助力哈药集团保持快速健康发展势头,然而万万没想到的是,哈药似乎押错了宝,GNC的投资失利无疑对哈药产生重大打击。

而究竟新的领导班子会为企业带来怎样的变局,从业绩上来看,成效还未显现。

双黄连风波蹊跷

值得一提的是,2020年1月31日,在新冠疫情爆发初期,一条“服用双黄连可抑制新型冠状病毒”的新闻引爆,一夜之间,全国各大药店、所有电商平台上几乎双黄连口服液均售罄下架。

而后,尽管双黄连抑制新冠的药效被澄清并未得到确切研究,但是药品疯抢,让作为双黄连的研发者和推广者的哈药股份业绩大增、股价暴涨。

短短5天时间里,哈药股份从4.05元每股暴涨至6.06元每股,累计涨幅高达50%然而此次事件却被外界质疑为“营销事件”,据多家媒体综合报道,早在双黄连风波之前,而哈药似乎也处于某种巧合,在今年大年初二(1月26日)就提前恢复生产双黄连口服液。

而且,据悉,春节前公司就已加班存了近2000万支的库存。蹊跷的是,双黄连口服液近两年销量显著下滑,哈药集团库存堆积,提前加班生产,引发引发外界众多质疑,许多行业人士都认为这样的操作对于挽救哈药颓势毫无作用。



管理咨询

管理咨询

Management Consulting

热门文章

热门文章

Popular Articles